何不食肉糜与何不努力

为什么说“努力”其实也是一种天赋……

据说是晋惠帝执政时期,有一年发生饥荒,百姓没有粮食吃,许多百姓因此活活饿死。消息报到宫中,naive 的晋惠帝来了一句:“百姓无粟米充饥,何不食肉糜?”(百姓肚子饿没米饭吃,为什么不去吃肉粥呢?)一不小心就闹了一个大笑话。

现代的晋惠帝在我看来则是一些“奋斗论”者,他们常说,你不成功,那是因为你没有努力奋斗;而他们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他们努力奋斗了。

曾经有一段时间有这么一句话很流行:“以绝大多数人努力程度之低,根本轮不到拼天赋的地步”。然而我并不赞同这样的话。

在我看来,“会努力”,“能努力”,“能持续努力”这些本身就是天赋的一部分,甚至可以说“努力”这种禀赋是极少数幸运儿才具有的。所以说到底,拼的其实还是天赋。如果你真正地懂得了“努力”,你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。

这里所谓的懂得,是指那种“知行合一”式的懂得,具体见这里

所以当我说,拼的还是天赋时,我并没有否定努力的作用。就像我们常说“人到底还是吃胖的”那样。我不会否定吃在导致人发胖上的作用。真正有趣的问题是,为什么有人会那么喜欢吃?而假如说我自己在控制身材上还算“成功”的话,我其实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不那么喜欢吃,总是吃了一会儿就停了,我没有感到有多大阻力,美食对我的诱惑似乎没有那么大,又或者说,感觉吃了也不少,但总是不胖。所以这些似乎也只能归咎于某种天赋。

所以如果说我在身材上比一些人要“成功”,那我会耸耸肩说,“鬼知道为什么,也许拼的就是天赋……”,而我也确实没有主动试图去控制过任何东西,一切不过自然而然地“成功”了,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所以我也不会否认那些成功者,他们也许确实很拼,他们的成功也确实是拼来的。人确实是吃胖的,而成功也确实是拼来的。我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那么拼,或者说他们为什么要那么拼?又或者说他们为什么能那么拼?或者说我也不明白我自己为什么不会那么拼,甚至说他们或许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拼?

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呢?对吧?你为什么能这么拼呢?你凭什么能这么拼?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惊奇的事吗?但奋斗论者似乎认为这应该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,肉粥是个好东西,你们为什么不吃呢?啊?想不明白……

从进化论的角度看,“努力”这种后现代的观念是非常不自然,甚至说非常反人性,反天性的。

我经常看《动物世界》,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,吃饱喝足之后它们会干什么呢?你没有猜错,就是在懒洋洋地嗮太阳。(在猫身上你也很容易观察到这种特质)

什么叫“努力”?对于狮子来说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。人在早期其实也是这种“知足常乐”的状态,而且它的惯性还非常大,甚至到了现代,多数人身上依然还是这样的特性。

有句话叫:“上班别跟我谈理想,我的理想是不上班”。你无法否认,我们多数人就是这样的俗人,“持续努力”对我们多数人而言是一件很不符合天性的东西,我们很不习惯,“努力”这根筋并不在我们脑中,它只是少数奇葩身上才有的一种特质。

可是,随着时代的发展,遵循天性的活法,只凭借本能的反应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这个竞争日益激烈,结构日趋复杂的社会,而奇葩们则活得越来越滋润,而我们现在也已经管“知足常乐”叫为“不求上进”了……

所以,当我在谈论宿命时我到底想说什么呢?奇葩们应该觉得幸运,我想劝那些“奋斗论者”别老把“努力奋斗”挂在嘴上,以为它是很多人脑中都应该有的东西,就好比昏庸的晋惠帝以为农民家还有肉粥那样,是要闹笑话的。

其实都没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